了凡四训原文网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新闻

“如是我闻”的来历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10:47:04编辑:阅读次数:

“如是我闻”:如是,是信成就;我闻,是闻成就。信成就,你想要学佛法,必须在有信心,如果你没有信心,你就不能学会佛法,所以一定要具足真正的信心。这是学佛法最主要的条件,必须要有信心。

如是之法,就是说:像这样的的法,是可信的;不像这样的法就不可信。也就是说:正法,你就可信;若是邪法,你就不可以信。如是,是指法之辞,就是指明这个法。如,是不变的意思;是,是无非的意思,没有不对的。

所有的佛经,都用这“如是我闻”四个字来开始。什麼是这四个字的来源呢?这四个字,是释迦牟尼佛告诉阿难的。在释迦牟尼佛要入涅盘时,阿难虽然已证二果,但还是感情用事;听说他哥哥要入涅盘,他就留也留不住——知道他请释迦牟尼佛不入涅盘,也办不到。办不到怎麼样呢?哭!就哭起来了。这证果的圣人,也会哭!他哭得鼻涕一把,眼泪一把的,什麼也都忘了。为什麼呢?因为他对佛太受慕了!你看<<楞严经>>,阿难为什麼出家呢?就因为看佛“相好光明,三十二相、八十种好”,他就生了爱欲,“喔!佛的相这麼好,我时时刻刻都著佛、侍候佛,来帮他做苦工,我也都愿意。”就因为这麼一种爱心出家,所以释迦牟尼这回入涅盘,他所爱的,要没有了,就哭起来。你们知道,阿那律尊者是个没有眼睛的人;不是没有天眼,是没有肉眼,他的肉眼瞎了。你们大约都有这种感觉,瞎子心里特别清楚;他肯睛看不见,但是心里很明白的。他因为眼睛看不见东西,就不打那麼多妄想,所以脑筋就非常清醒。这时,阿那律尊者也知道释迦牟尼佛要入涅盘,就给阿难出主意。他看难哭得这麼厉害,和他说旁的,也不会停止他的哭。

阿那律尊者说:“喂!阿难!你哭什麼?”

阿难说:“释迦牟尼佛要入涅盘,你怎麼教我不哭啊?没有法子不哭的。”

阿那律尊者说:“唉!你现在有很要紧的事情应该办啊!你光哭有什麼用呢!”他这样一讲,阿难也就头脑稍微清醒一点,不哭池。

他说:“哦!有重要的事情?什麼重要的事情?”想一想,又想不起来;因为他头脑哭昏了。

阿那律尊者就说:“释迦牟尼佛要入涅盘,将来要结集经藏;释迦牟尼佛所说的法,要用什麼字,做经的开始呢?”

阿难说:“这是应该的。这件事是对的!还有没有什麼事情啊?”

阿那律尊者说:“现在佛在世的时候,我们是依佛而住;佛入涅盘,我们到什麼地方去住啊?我们现在是佛带著我们化斋来吃饭,佛入涅盘,我们还以请为首?谁是我们的教主呢?”

阿难一想:“哦!这件事,也很重要的!你若不告诉我,我现在都糊涂了,什麼也想不起来的。还有没有什麼事情呢?”

阿那律尊者又说:“佛住世的时候,我们以为师,佛入涅盘之後,我们又以谁为师呢?我们庆该举出一个首领,一个代表,大家都要听他的教化。我们以哪一位做我们的师表啊?”

阿难尊者说:“哦!你讲这个,也是重要的,这是第三个,还有没有啦?”

阿那律尊者说:“第四,现在佛住世,有一些恶性的坏比丘,佛自已可以制伏。佛入涅盘之後,恶性比丘怎样治理呢?是不是恶性比丘又犯戒,就用火烧了?还是有其他的方法呢?”

阿难说:“哦!这个也是很重要的。还有没有什麼问题?”

阿那律尊者说:“没有了!的问题都已经告诉你,你自已还有没有什麼问题?你自已再想一想!”

阿难尊者说:“我也没有问题,这四个就够了!”於是乎,把眼泪擦干,慌慌张张跑到释迦牟尼佛住的房子里,说:“世尊!您老人家就要入涅盘,我现有几个问题。请问佛,怎麼样办理?”

释迦牟尼佛说:“什麼问题?你说啦!”

阿难就说:“这恶性比丘,佛在世的时候,佛能降伏。佛灭度之後,怎麼办呢?哦!这是第四个问题,我不应该先问,但是也可以做第一个,请佛您先答覆我。”

释迦牟尼佛说:“恶性比丘怎样调伏?你就要默摈。”“默摈”两个字,什麼叫默?就是不和他讲话。什麼叫摈?就是人人都不和他讲话,他就受摈斥,受摈斥,他自已觉得没意思,就走了。这叫默摈,也就是迁单。迁就是move(搬家);move他的单,单就是sleeping(睡袋)之类的。佛说:“还有什麼问题,你快讲吧!”

阿难说:“现在佛住世的时候,我们以佛为师。佛入涅盘之後,哪一个是我们的师父啊?我们是不是要另外再找一个师父来拜呢?”

释迦牟尼佛说:“不必!我入涅盘之後,你们就以“戒”为师,以波罗提木叉做你们的师父。是凡比丘,出家之後就要学习戒律,以戒为师。“这第二个问题,也解决了。

\

阿难说:“我还有个问题,这个问题,非常重要!因为佛住世的时候,我们和佛在一起住。佛若不在世的时候,我们也没有地方住了。怎么办呢?我们住到什么地方去啊?”

释迦牟尼佛说:“我入涅盘之後,你们依“四念处”而住。四念处,就是身、受心、法。身,就观身不净。受,就观受是苦。心,要观心无常。法,要观法无我。你若用这四种的观想,就可以得到定。所以你们要依四念处而住。”阿难说:“我还有一个问题。这个问题,是特别重要的,比以前那几个问题都重要。”

释迦牟尼佛说:“什麼问题这麼的重要啊?你可以讲啦!”

他说:“佛在这一生之中,所说的法,等佛入涅盘之後,我们要结集经藏,编辑经典。经典一开始,应该用什麼字样,来代表经典呢?”

释迦牟尼佛就说:“哦!这个问题啊!你应该用“如是我闻”这四个字,来做经的开始。”所以,是凡佛经都用“如是我闻”。就是说:这种法,是我阿难亲自听见的,不是旁人告诉我的。不是我在路上走,有一个人告诉我:“某某地主有位佛,在那儿讲经说是我阿难新自听释迦牟尼佛所说的,用这四个字。

“如是我闻”四个字,有三种的意思:第一是异外道,第二是息争论,第三是断众疑。

第一,异外道。什麼叫异外道呢?外疲乏所有的经典,一开始用“阿、嘎”两个字。阿是“无”,嘎是“有”。一开始就说“无有”或者“有无”。外道的宗旨和见解,说这一切的万物,有两个道理,一个就是“有”一个就是“无”。有就是“常”,就是“断”。说无论什麼事情,不是“无”,就是有“有”不是“有”,就是“无”。总而言之,出不了这“有、无”两个字,也就是出不了“断、常”两种的见解:一种“断见”,一种“常见”。现在这“如果我闻”,也不是断见,也不是常见,也不是有,也不是无。非有非无,这是个中道。非断非常,这也是个中道。这是“异外道”,和处道的见解不同。

第二,息争论。在一切的大阿罗汉里,阿难当时仅仅证得二果。以後结集经藏的时候,虽然他证得四果,也是很年轻的阿罗汉,好像大迦叶、须菩提,这都是年纪很长,资格也很老。以阿难这麼年轻的人,结集经藏,升座说法,恐怕大众就来争。你也争第一,我也争第一,你也要first(第一),我也要first.因为first只可以一个,不可以多。这麼多阿罗汉,给哪一个呢?给年纪老的,年纪轻的不偑服。给年纪轻的,年老的心里也不愿意。给中年的,也不知给哪一个好?所以没有法子处理这件事。那麼用“如是我闻”这四个字,这也不是你的意思,也不是我的意思,是谁的意思呢?是师父所说的经典。这没有得讲的了!你也不是first,我也不是first。没有first,所以大家都不争。不会有谁看多几本书,不久他跑到第一,你就要小心一点了!你看,我说这个法,有几个心里知道是怎麼回事,就开颜含笑了。

第三,断众疑。阿难结集经藏、登上法座时,啊!大众顿起三疑。这三疑,是谁起的呢?是那没有证果的人起的,不是证果的人起的。这三种疑,是什麼呢?因为阿难一升座说法的时候,大约也很高兴也现出相好庄严。阿难本来有三十相,结集经藏的时候,一登座说法,就高兴得不得了,“哦!这回我也来结集经藏,我在这儿作chairman(主席)。”他很高兴时,相貌也转了,就变得和佛的相一样。所以这些没证果的,就说:“哦!释迦牟尼佛活了,释迦牟尼佛又给我们说法来了!“就怀疑释迦牟尼佛没有死,又回来了。

等一等又想:“不对!释迦牟尼佛已入涅盘,不会再来的。哦!这是其他世界的佛,来到这儿,给我们说法来了!要不然怎麼佛相这麼圆满呢?”又起了一个怀疑,以为他方佛来。後来又说:“不对!不是他方佛来。这位佛,相貌都和释迦牟尼佛差不多。喔!这是释迦牟尼佛的弟弟阿难,转身成佛。阿难现在成佛了!“大家就生这三种的疑惑。等阿难一说“如是我闻”这四个字,三疑顿息,“喔!这是阿难听释迦牟尼佛说的!”这三种的怀疑都没有了!(信息来源:香港宝莲禅寺)

\

编辑:明蓝

本文链接:“如是我闻”的来历

上一篇:“他力中的自力”念佛心态,完全以凡夫知见去揣测阿弥陀佛的救度

下一篇:“煌煌大观——敦煌艺术展”在浙江美术馆举办